欢迎来到财经新闻网

首现亿元巨亏!“滴眼神药”难道不灵了?问题多多,公司一句话回应

编辑:佚名      来源:财经新闻网     

2019-05-09 09:45:05 
  1公司调查

  莎普爱思销售费用占比创上市新高

  去年首亏背后:2015年来主业增长已转弱

  拳头产品滴眼液遭遇重大危机后,莎普爱思2018年滴眼液销售收入腰斩,公司现上市来首亏。值得注意的是,莎普爱思去年研发费用低于2017年,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例则高于2017年并创上市来新高。实际上,2017年底滴眼液遭遇危机之前,公司2015年以来营收、营业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增速已持续下滑,主业增长已现转弱。如今,莎普爱思还面临并购对象业绩不济导致商誉减值1个多亿、新产品尚难以挑大梁的局面。

  [销售费用占比不降反升]

  4月27日,莎普爱思交出了一份上市来首亏的年报。2017年12月莎普爱思拳头产品滴眼液遭遇重大危机后,2018年莎普爱思实现营收6.07亿元,同比下降35.30%;净利润-1.26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1.56亿元;销售毛利率72.12%、同比减少5.14个百分点。莎普爱思2018年业绩全方位遭重创。尤其是拳头产品滴眼液,2018年销售收入3.25亿元,较2017年6.85亿元已然腰斩。

  然而,2018年广告宣传费大降的莎普爱思销售费用占比不降反升,并创上市来最高。2017年,莎普爱思销售费用4.10亿元,占营收比例43.69%;去年销售费用减少到2.90亿元,但占营收比例却上升至47.81%。

  年报显示,滴眼液产品遭遇危机之后,莎普爱思去年广告宣传费用大幅减少2.06亿元,为6884.89万元。但是,市场推广费却猛增229.42%至1.13亿元,导致销售费用只减少了1.2亿元。再加上去年营收下降,于是销售费用占比出现提升。

  公司在年报中对于销售费用变动的原因称,广告宣传费用减少“主要系公司转变品牌宣传策略,减少广告投放量,举办公益等活动,并与相应公益组织合作资助贫困地区白内障患者的治疗,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持续不断地致力于开展健康教育、进行安全用药科普宣传,增强品牌价值”。市场推广费同比增加则“主要系公司普药受‘两票制’政策影响下,以往由经销商承担的市场推广职能转为由公司自主承担,目前由公司委托有关推广公司组织实施,因此公司承担的市场推广费同比大幅增加”。

  莎普爱思去年年报还显示,相比7家同行业可比公司,莎普爱思47.81%的销售费用占比最高,广告为公众熟知的葵花药业为32.36%,云南白药只有14.68%,白云山更是仅有11.97%。

  实际上,2014年上市来,莎普爱思销售费用占比逐年稳步攀升:2014年41.82%,2015年42.93%,2016年43.24%,2017年43.69%,2018年47.81%。

  [研发费用同比减少]

  与销售费用占比提升背道而驰的是,莎普爱思2018年研发投入下降。年报显示,公司去年研发费用2656.25万元,低于2017年的2923.47万元,只是受营收减少影响,使得研发费用占比4.37%反而较2017年的3.11%提高。

  记者进一步查阅发现,莎普爱思在年报中称坚持研发创新,然而公司2019年经营计划中的“加快新产品研发进程”中却称遭遇重大危机的既有滴眼液产品即“苄达赖氨酸滴眼液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研究作为全年工作的重中之重”,“统筹协调好药学质量研究和上市后临床研究等有关工作,积极向临床专家、统计学家、浙江省药监局、国家药监局药审中心等汇报咨询,有序推进苄达赖氨酸滴眼液(莎普爱思)一致性评价研究工作”。

  此外,莎普爱思去年管理费用中咨询服务费达1316.72万元,较2017年815.21万元也大幅增长。

  莎普爱思年报显示,苄达赖氨酸滴眼液一致性评价工作按照原国家食药监总局要求在三年内完成,但“存在无法按照原国家食药监总局的要求在三年内完成的可能,或虽在三年内完成苄达赖氨酸滴眼液一致性评价并将资料上报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也存在未通过国家药监局的审评审批的风险,该产品将不能继续生产销售,对公司生产经营将造成重大影响,从而导致本公司经营业绩的大幅下降的风险。”莎普爱思之前曾公告,已于2016年启动苄达赖氨酸滴眼液的一致性评价工作。

  记者还注意到,2015年来莎普爱思的研发费用呈现整体下降态势,2015年为3121.06万元,2016年降至2902.44万元,2017年稍有增加为2923.47万元,去年则减少到不足2700万元。

  [2015年来主业增长转弱]

  实际上,2017年底滴眼液遭遇危机之前,公司2015年来营收、营业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增长已逐步转弱。据Wind统计显示,2014年上市后的第二年即2015年起,莎普爱思营收增速从增长20.39%,降至2016年的6.19%,到2017年进一步变为-4.07%。营业利润、扣非净利润增速同样逐年下降。营业利润增速从2015年的39.11%降至2017年的-23.99%,扣非净利润增速则从34.20%降至-35.68%。

  这意味着,在2017年12月莎普爱思滴眼液产品遭遇重大危机前,公司主业业绩增长已然呈现逐步转弱的格局。

  莎普爱思也在谋求摆脱依赖单一产品滴眼液,2015年以3.46亿元购买了主打中成药的强身药业100%股权,账面价值溢价2.45亿元,其产品包括十全大补丸、锁阳固精丸、四子填精胶囊和复方高山红景天口服液等。

  不过,今年4月27日,莎普爱思公告称强身药业连续三年均未能实现业绩承诺,2016年至2018年承诺净利润合计9000万元,仅合计实现了351.50万元,尤其是2018年还亏损802.31万元。经过评估,公司对收购强身药业股权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损失17815.72万元。

  莎普爱思滴眼液之外的大输液产品以及头孢克肟等营收目前也难挑大梁。年报显示,2018年大输液产品收入1.42亿元,虽然同比增长52.16%,但总额有限,而且从2011年至2014年期间大输液产品收入已达到1.2亿元-1.39亿元来看,大输液产品多年后销售收入有原地踏步之嫌。头孢克肟去年营收1.10亿元更是同比下滑2.76%。

  4月30日,大众证券报记者致电莎普爱思,并向公司董秘发送了新闻采访电邮,问及公司“2017年底公司拳头产品遭遇重大危机后去年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例不降反增,研发投入也低于2017年,公司是否仍然重视销售甚于研发?年管理费用中咨询服务费较2017年大幅增长的原因和用于何处?苄达赖氨酸滴眼液一致性评价工作目前进展如何,三年期限到何时为止?强身药业连续三年均未能实现业绩承诺后,未来是否还存在业绩不佳导致商誉减值的风险?滴眼液被质疑前的2015年到2017年,公司主业增长已逐步转弱,在并购公司业绩不济、新产品尚难以挑大梁的局面下如何改变主业现状?”等问题。莎普爱思回复电邮称“非常感谢您对莎普爱思的关心和关注,相关信息请以公司披露的公告为准”。
发表我的评论 共有条评论
    名字: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