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财经新闻网

余华莘:股票投资策略——蹚过2018、展望2019

编辑:luosen      来源:财经新闻网     

2019-03-15 13:14:05 

作者:余华莘 注册金融分析师,资深对冲基金经理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标志着自2009年3月9日开始的本轮牛市的10周年。10间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总回报率为401%(Cagr=11.6%yoy),而自1880年以来的10年年化回报率为94%。回报归因分析显示, 盈利增长占指数回报的73%,而指数变化的19%源于市盈率扩张。

另外,A股周期天王周金涛和全球对冲基金之王桥水Dalio都各自基于自己的分析框架和逻辑指出,2019年是个新周期的转折之年。下面,笔者就股市和其他大类资产在2019年年初的表现和未来走势,作个回顾和展望。

1

数据来源: Bloomberg

1、年初至今的全球股市表现

2019年的前两个月的时间里,全球股市从“平安夜屠杀”的低位反弹约15%,市值规模增加了9万亿美元,其中:标普500、泛欧Stoxx 600、日经225、恒生指数等全球主要股指涨幅均为两位数。

A股方面:2月25号A股两市行情猛然爆发,深成指大涨4%突破9000点,站上年线。创业板大涨4.7%,沪指涨逾3%。盘面上,行业板块集体飘红,大金融板块爆发,券商股集体涨停。全天上证成交4660亿、深证成交5746亿,两市累计成交破万亿,为2015年11月以来首次。另外,当天股指期货和50ETF期权大幅升水。2月25号,2.8的Call 涨了110倍,沪深300ETF甚至从折价转为溢价1%。再者,沪深两市成交量/GDP比重4周之内翻了超5倍, 从0.27%升至1.14%,而2015年最高值是3.5%。 

1

数据来源: Bloomberg

情绪方面,A股牛气冲天,新增投资者人数也随之大幅增长。中国证券市场在二月末的每周新增投资者数为31.61万,前值为20.66万,这也是2018年3月30日当周以来,首次增加值超过30万。多家家券商表示,其交易系统现短暂登录故障,这可真是:牛市猝不及防,带来幸福烦恼。

1

数据来源: Factset, Macquarie Research, 中登公司

1

数据来源: Bloomberg, Nomura

美股方面:Bloomberg统计的 “市场宽度”(某一时期价格上升的股票与下跌的股票之比)触及历史新高,而且包含了纽交所上市企业和标普500成分股等多种衡量指标。著名的金融博客Zerohedge援引彭博的统计数据称,标普500大盘、可投资级企业债券、高收益企业债(即垃圾级)、原油和黄金等五大资产类别,年初至今不仅集体上涨,而且14天的相对强弱指标(RSI)均处于或高于70的“超买”水平,这种现象在2000年以来首次发生。

1

数据来源: Zerohedge

2、2018年全球股市表现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德银去年底(12月21日)研报发现,2018年成为有纪录以来的百余年最惨年份,93%的资产都产生了负回报,比例为1901年以来最高;而2017年只有1%的资产录得全年负回报,占比又创史上最低。

1

数据来源: Deutsche Bank, Bloomberg

1

数据来源: Bloomberg, Zerohedge

就2018年的宏观经济形势和大类资产表现,一言以蔽之,就是美在元升值周期下,全球风险资产和以美元计价的避险资产的全线回撤。相比于比特币全年损失的6600多亿美元市值,全球股市的损失更加惨烈。根据华尔街日报,2018年全球股市市值暴跌近12万亿美元,是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规模,也是历史上的第二大记录。如果从2018年1月的最高点计算,全球股市的市值损失更加惊人,达到20万亿美元。

1

数据来源:华尔街见闻

其中,中国股市是2018年表现最差的主要股指。按照Bloomberg数据,A股全年市值蒸发近2.4万亿美元。上证综指2018年累计跌幅达到24.59%,是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年度跌幅,创历史第二差表现,收报2493.90点。2008年沪指全年下跌65.39%。深成指全年跌超34%,均为2008年以来最大年度跌幅。创业板全年跌近29%,仅次于2011年35.88%的跌幅,创出历史次高记录。

3、股市驱动因素评估

尽管2019年全球股市上涨,BAML对全球主要基金经理的最新问卷调查显示,机构投资者却继续转向现金,净配置比创2009年金融危机结束以来最高。BAML策略分析师Michael Hartnett指出,“2月份基金经理调查显示,大量资金从股票转向现金”,这“没有显示出投资者信心的改善”,“做空者一季度的头寸收益依然为正”,同时共同基金对美国股市的配置比重降至9个月来最低,为减持3%。

同时,随着股市的上涨,波动性指数VIX已经大幅下跌。由于流动性减弱是波动性升级的持续风险因素,高盛的衍生品策略报告认为VIX的价值很高,或者说波动性市场预测来年的风险资产看起来会更好。

1

1

数据来源: Bloomberg, Zerohedge

估值方面,MXWO全球指数的12M FW市盈为17.2倍,低于十年平均值18.5倍。更重要的是,衰退的经典指标,如国债收益率曲线,尚未出现警告信号。 3M10Y的曲线已经证明是最可靠的经济衰退指标,目前仍然有16个基点。在前文《宏观策略:美债收益率曲线和美股的经验研究》里,我根据过去70年的经验数据研究表明:当国债收益率曲线反转衰退风险信号上升时,曲线反转和衰退相关的时滞在18个月到24个月之间不等。

1

1

数据来源: St. Louis Fed, Bloomberg

风险溢价方面,目前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暂时维持在2.6-2.8%区间内。 虽然美国国债收益率对于新兴市场并不总是很重要,但现在至关重要,这是因为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长速度并不快,因此美国国债收益率成为一个重要的变量。笔者认为,由于美联储的态度变得温和,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的总体环境实际上已经放松。当然这不是因为美联储担心美国经济表现不佳, 相反,这是因为美联储正在考虑海外风险。当然,笔者不能排除今年晚些时候,美联储额外加息的可能性。但显然,现在关键是保持市场预期的稳定性并保持收益率曲线的形状。 如果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出现持续的反转,它可能是美国经济衰退的前兆,这对新兴市场来说,肯定不是好兆头。总的来说,目前的股市风险回报平衡仍然随着债券收益率曲线而转移。

1

1

数据来源: Bloomberg,DeutscheBank

盈利方面,98%标普500指数成份公司已经公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 总体盈利维持两位数增长,但增速下行趋势确立。截至3月7日,已披露的492家标普500公司数据显示,当季净利润增速盈利同比增长16%,连续第五个季度实现两位数的盈利增长,但增速较2018年三季度放缓10.9个百分点,下行的趋势已明显确立。另外,从公司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盈利指引来看,73家标普500成分公司发布了负面EPS指引,仅有26家公司发布了正面EPS指引。

究其原因,2018年标普500指数的盈利维持较快增长,在很大程度仍是依赖巨额回购。彭博数据显示,标普500公司中已披露2018年四季度回购的金额合计已达1521亿美元。其实,2018年前三季度美股能维持20%以上的盈利同比增速离不开同期回购的强劲增长。去年1至3季度,标普500公司累计回购金额高达5834亿美元(季度同比增速始终维持在40%以上),已超过2017年全年的5322亿美元。

特别是,四季度“科网股”几乎包揽了回购金额前十的公司排名。苹果和微软最多,分别达88亿美元和64亿美元,思科的回购也高达54亿美元,对应其平均市值的2.6%。除个别公司以外,回购金额靠前的公司净利润超预期幅度都要大于营收超预期幅度,甚至包括富国银行和麦当劳等,虽然收入不及预期,却依靠回购带动EPS超预期。标普500公司在2018年四季度收入超预期比例为63%,与3季度持平,但净利润超预期的下行趋势已非常明显,从2季度的80%降至当季的64%。未来,随着减税效应消失,回购对增厚盈利的效应预计也将持续减弱。

1

数据来源: Factset

1

数据来源: Factset

对于2019年度,由于受经济增长放缓和贸易环境影响,华尔街对公司盈利前景显现担忧。分析师们对标普500EPS的预期下调幅度约6.5%。这是继2016年第二季度以来的最大下调,高于历史平均2-3%的水平。从估值来看,标普500指数动态市盈率(相对未来12个月预期盈利)为16.2。这一数字低于16.4的5年平均水平,但高于14.7的10年平均水平。

1

数据来源: Bloomberg,DeutscheBank

1

数据来源: Factset, Goldman Sachs Ressearch 

1

数据来源: Credit Suisse

1

数据来源: Credit Suisse

换句话说,短期内市场可能会有面临更多的盈利失望,但这些预期已经反映在价格中。目前, 新兴市场(EM)的利润扩张率与发达市场(DM)一致,大多数券商策略师对今年新兴市场盈利增长的盈利预测为5-6%。 如果能够中美贸易纠纷能够尽快休战,那么这个盈利预测数字有望上升至高单位数水平,也就是说中美休战将为新兴市场收益增长奠定基础。

4、央行对金融市场的态度

在去年年底的时候,许多投资者担心的一个问题是,中央银行与金融市场的步调和信号“失调”,投资者担心政策制定者在波动加剧和资产价格下跌时不会提供足够的政策宽松。这是由于在2018年11月28日,美联储第一次发布《Financial Stability Report/金融稳定报告》,全面评估所谓“The resilienceof the U.S. financial system/金融脆弱性”。而后者成为了这届美联储政策目标的第三个支柱。该份报告称,贸易紧张、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以及资产负债表疲弱的企业之间的企业债务增加构成了金融稳定面临的风险。

阅读这份报告,笔者的理解是美联储越来越认识到金融状况相对于通胀的重要性。因此,经济过热也许不是唯一的紧要问题,金融环境过度紧缩也可能迫使美联储采取更温和的政策立场。因此,笔者判断是,央行官员仍然关心金融状况,但政策制定者应对资产价格下跌的障碍现在比前几年更高。

1

数据来源: Bloomberg

1

数据来源: Bloomberg 

1

数据来源: FRB, Haver Analytics, Bloomberg

经验分析表明,金融状况指数(Financial Condition Index,或者 FCI,用于衡量股票价格,信贷利差和货币的综合影响 ),通常会领先经济增长指标2-3个季度。尽管目前的金融状况已经收紧且接近2016年的水平,但美国经济处于比2015/16年更好的状态。因此,需要更加严重的金融条件收紧才能推动美国经济增长低于趋势。因此,对于大类资产市场的涵义就是,目前美国等主要经济体的金融状况尚未紧张到足以结束近年来从极度宽松的环境中实现全球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进程。也即是说,全球债券收益率尚未达到这个周期的峰值。

5、市场的催化剂来自于中国经济增长

眼下,在全球贸易局势依然十分动荡,在此背景下,来自日本、德国、欧元区的最新一组数据显示,主要出口大国的动力继续萎靡,贸易活动乏力重创制造业信心。最新数据显示,日本2月制造业PMI初值由1月的50.3大幅下滑至48.5,创下32个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并且是2016年8月以来首次跌至景气荣枯分水岭50点之下。

欧元区方面,2月制造业PMI初值也跌破荣枯线至49.2,为2013年6月以来首次。2月欧元区整体经济增长集中在服务业,制造业新订单降幅创近六年来最大,其中新出口订单下降速度较1月加快。Markit首席商业经济学家Chris Williamson指出,欧元区2月经济仍接近停滞,经济扩张速率仍是2014年以来最弱之一。调查数据表明,一季度该地区GDP增长可能很难超过0.1%。

1

数据来源: Bloomberg, CICC Research

欧元区内,德国制造业PMI初值自1月的49.7降至47.6,创74个月新低,逊于市场预期的49.7。德国制造业产出指数自1月的50.3降至48.0,创74个月新低。出口订单创下六年多来最大降幅。IHS Markit首席经济学家Phil Smith指出,导致德国制造业订单放缓的因素包括贸易紧张局势的不确定性以及汽车业景气疲软,以及欧洲内部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

很显然,在贸易纠纷的拖累之下,全球经济的疲软态势从去年底延续至今,并且呈现进一步恶化的迹象。特别是被称作是全球经济“金丝雀”的韩国出口数据在今年1月份仍然没有表现出更强的生命力。韩国关税厅2月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1月,韩国出口额463亿美元,创近一年来最低值,同比增速下滑5.8%。美银美林的全球策略师指出,亚洲出口的疲弱暗示着全球公司业绩衰退潮的到来,因从历史数据来看,亚洲出口情况通常与公司EPS增速高度相关。

 

1

数据来源: Bloomberg, BAML Research

不过,对于新兴市场乃至全球经济,一个关键变量仍然是中国。2018年对中国经济来说是一个充满挑战的时期。展望2019年,国内外挑战可能持续存在。但是,中央政府将采取更多政策来支持国内需求,特别是通过减税来缓解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从北京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可以看出,2019年减税降费的主要是降低制造业、建筑业、交通运输业的增值税,增加留抵退税,降低社保费单位缴费比例等等。3月7日,财政部部长刘昆提出在过去的一年,也就是2018年减税降费1.3万亿,而2019年的2万亿的减税降费远超以往任何一年。

1

数据来源: Federal Reserve , https://www.federalreserve.gov/releases/z1/

问题在于,美国政府2018年四季度的金融账户数据刚刚发布,其中第四季度美国的居民部门净财富损失惨重,主要原因就是股票损失,而且单季损失程度超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那么问题就是,非常“关注”股市的特朗普总统能撑多久呢?

6、全球股市展望

就全球股市展望,基于欧美日央行的边际宽松、中国稳增长政策的逐步落实和中美贸易战的缓和的三大判断,笔者认为全球经济增长将在年中稳定,且货币政策总体将保持宽松)即使美联储提高利率的幅度超过市场目前的折扣幅度)。负面因素是,商业周期显然被拉得越来越长 (特别是在美国), 并且全球股票估值虽然比几个月前便宜得多,但仍然远远低于过去的市场价格底部。

1

数据来源: Bloomberg

1

数据来源: Bloomberg

综上所述,笔者看好美国股市而不是其他发达市场,而且看好发达市场而不是新兴市场。不过,美国市场的风险点在于焦点的切换,即流动性的释放被基本面下行压力消解,抑或基本面的相对积极信号动摇了货币政策放松的必要性。对中国而言,经济企稳甚至回升或使中美经济周期分化,有可能带来中美股市分化。另外,就目前而言,在美国经济增长强劲足以使美联储继续加息的环境下,美国国债收益率可能会上升。而美国经济下行将为新兴市场提供相对宽松的外部环境。关于中国股市, 尽管经历了艰难的2018年, 笔者认为A股和H股的2019前景,仍然在未来几个月内受制于内外条件,比如信贷数据、减税措施、就业数据,供给侧和国有企业改革,但前景可期。

写于12/03/2019年3月12日

申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所在公司无关。

发表我的评论 共有条评论
    名字: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