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财经新闻网

纪晓波家族:塞班岛赌场大亨是如何炼成的

编辑:佚名      来源:财经新闻网     

2018-05-16 08:33:14 

新闻配图

作者舒克

大摩财经(ID:damofinance)

从澳门到塞班

澳门,2011年。来自东北哈尔滨的一对母子,在赌城开始展露头脚。

这年七月,一家名为恒升的澳门赌场中介人公司正式营业,这家公司的实际掌控者即是纪晓波家族。纪晓波只有初中文化,在澳门人称“小波”,他和母亲崔丽杰早前通过放贷、投资房地产和典当行等快速致富,并在2009年前后成为了澳门的新移民。恒升明面上的股东则为崔丽杰的妹妹崔丽梅。

赌场中介人俗称“叠码仔”,是澳门赌业庞大金钱流动的核心。他们承包赌厅或为赌场拉来客源,然后从赌额中抽佣。很多中介人同时也放贷给赌客,赌场提供的信贷额度或其他来源的资金通过中介人送到赌客手中,再转化成赌桌上的筹码,中介人从中赚取高息或参与洗钱。

大摩财经查询到的公开数据显示,恒升最早仅在星际娱乐场拥有一间贵宾室和12张赌台,但短短两年内,他们的业务已经快速扩张到永利、银河、金沙城、美高梅、威尼斯人等大赌场的七间贵宾室,提供86张赌台。2011年不到半年恒升赚得三亿港元,2012年、2013年分别赚得4.5亿、4.6亿。

恒升迅速成为澳门最有名、最赚钱的赌场中介人之一。2013年10月,恒升当月经手的赌额达到390亿港元——这意味着假设澳门赌业不受打击,恒升一年过手的赌额将接近惊人的5000亿港元。

同样在2011年,纪晓波在香港资本市场也浮出水面。

金融资管巨头中国华融原董事长赖小民被查后,华融系香港上市公司华融金控(00993.HK)被质疑在借壳上市过程中涉及向外利益输送。华融金控前身为天行国际,纪晓波正是天行国际的台面人物之一。

早在华融入主天行国际的数年之前,2011年11月此前默默无闻的纪晓波突然成为佳元投资的股东(持股40%)——佳元投资被认为和某资本大佬关系密切,于2009年成为天行国际的控股股东——并自2011年11月28日起成为天行国际的执行董事及执行总裁,直至2013年2月辞任。

转战塞班

纪晓波母子不仅谙熟赌台的金钱游戏,同样娴熟玩转香港资本市场。2013年9月,崔丽杰控制的Inventive Star Limited收购香港“壳股”第一天然食品74.99%股份,两个月后通过第一天然食品以4亿港元收购恒升。2014年,第一天然食品更名为博华太平洋(1076.HK)。

澳门赌业的好运气似乎在2014年春夏结束了。受内地反腐影响,澳门赌场头几个月即进入低迷期,至夏天完全负增长。当年四月,澳门明星叠码仔、贵州凯里人黄山选择跑路,传卷走80亿澳币,震动整个赌城。

此时,纪晓波母子已经将目光投向太平洋上的塞班岛,试图拥有自己完全掌控的赌场。

塞班岛以惨烈的二战战役而闻名,曾经是二战中美军进攻日本本土的战略跳板。二战后,美国将塞班岛及周边岛屿列为北马里亚纳群岛邦(自治邦),这个自治邦长期缺乏核心产业,上世纪70年代美国政府豁免其最低工资和移民法后,大量希望用廉价劳工生产服装的美国公司涌入,但这个行业最终崩溃了。彭博商业周刊最近的一篇报道称,由于当地经济不景气,2011年塞班岛上医院的床单都没有了。

为了挽救经济,当地想到了赌场。然而,由于并没有太多人注意到距离任何主要城市都需要至少三小时飞行的塞班,博华太平洋几乎没遇到像样的竞争对手。

2014年8月,博华太平洋成功拍下了塞班岛唯一的一张赌场牌照,牌照期限长达40年。按照要求,博华太平洋预计将投资至少31亿美元,在当地兴建博华塞班度假村酒店“博华皇宫·塞班”项目,并向当地政府支付每年1500万美元的赌场牌照费。

暴利赌场

纪晓波母子拿到塞班岛赌牌后,2015年11月,博华太平洋在岛上租来的临时赌场就宣布开业。公开数据显示,凭借临时赌场, 博华太平洋每月在贵宾赌台即VIP赌局中处理的赌额就超过20亿美元。

2017年7月,博华塞班度假村酒店的正式赌场初步建成投入运营。这时,博华太平洋塞班赌场从临时赌场的48张赌台、141部角子机增加至77张赌台、243部角子机。新赌场完全建成后,最高将容纳193张赌台、365部角子机。

博华太平洋上月公布的2017年财报显示,其去年营收同比增长75.7%至131.6亿港元,其中96.7%来自贵宾柜台,即“豪客”。这些“豪客”在塞班岛上一掷千金,全年“贵宾赌台转码数”达到3858亿港元(495亿美元),平均每月超过40亿美元。2016年这一数字为2512亿港元

博华太平洋的塞班赌场堪称史上最成功的赌场。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称,2017年上半年,博华太平洋的现金收入几乎是澳门最豪华赌场的6倍,而澳门赌场收入已经让拉斯维加斯相形见绌。而这还是博华太平洋在7月份开放其奢华的超级赌场之前的收入。

博华太平洋财报显示,去年有一位客户为其贡献了21.8亿港元的贵宾厅收入,占博华太平洋全年总收益的16.5%。财报同样披露,其大部分贵宾客户来自中国内地、香港、澳门及韩国。

博华太平洋称,这些贵宾客户主要为“信贷客户”,即赌场为这些大多来自内地的豪客放贷,一般账期为30天,每名客户均设有最高贷款限额,新客户一般须先预付或提供若干证明。

财报显示,2017年末,博华太平洋应收账款余额超过132亿港元,而2016年为58.8亿。其中,最大的债务人欠款10.9亿港元,前10大债务人欠款18.67亿。财报同时显示,逾期6个月以上账款超过70亿港元。

博华太平洋最主要的成本是佣金及经营行政开支,二者分别高达50亿港元和57.8亿港元。其中,佣金主要用于支付赌场的贵宾客户返点和中介掮客的费用。公开资料显示,博华太平洋的高消费贵宾客户绝大部分都来自于营销推广,这部分客户一般按转码营业额百分比获取佣金及津贴。津贴可用于支付酒店房费、餐费等。

公开资料显示,塞班去年迎接旅客66万人次,仅占澳门游客数量的五分之一左右。而博华仅有23张贵宾赌台,平均每张赌台每年产生超过167亿赌额、创造5.5亿港元的收入。彭博商业周刊采访了多名赌场高管和分析师后认为,这样的数字是无法合法产生的。不过,博华太平洋对此曾多次表示,赌场运营是符合反洗钱规定和美国联邦法律的。

起诉彭博

博华太平洋此前透露,公司管理层正在寻求用于建设博华塞班岛度假村项目的长期融资。事实上,该项目现在已经成了博华太平洋的一块“心病”。

博华塞班岛度假村的定位是超五星级水准的豪华酒店,分为庄园和酒店两个部分。建成该度假村是当时博华太平洋获得赌牌的条件之一,到去年底博华太平洋已经为这个度假村投入了6.5亿美元的资金。

但这个项目目前明显进度延误。博华太平洋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底博华太平洋在塞班仅有3栋别墅及5艘游艇,主要依靠当地其他酒店为贵宾客户提供客房。去年7月,博华塞班度假村的落成日期被修定为不迟于2018年8月31日,届时要建成最少329间客房的4/5星级豪华酒店,14140平方米的博彩区以及其他必要、配套设施。

项目工期延误的原因是由于美国检察官在去年向博华太平洋的建筑承包商提起诉讼,指控其涉嫌使用无证劳工。部分建筑公司终止作业,而塞班岛当地建筑工人严重缺乏,导致了该项目延期。

若博华太平洋向当地政府部门递交的延期申请不被批复,麻烦就大了。不过,近日有外媒援引塞班岛所在的北马里亚纳州州长拉尔夫-托雷斯的话称,博华太平洋尚未提出正式要求延长8月份的截止日期,但他会考虑这一点。

而根据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这位州长正陷入收受博华太平洋“好处”的争议,博华太平洋此前曾透露它打算就此起诉彭博。

事实上,博华太平洋和彭博正陷入一场“战争”。今年三月,彭博曾报道称博华太平洋的塞班办公室遭FBI入内检查,根据彭博的说法,该突击检查涉及赌场巨额收入。不过,博华太平洋很快反驳了该说法,称其为不实报道,并表示已采取法律行动。

也许博华太平洋早就预料到今天可能出现的情况。塞班项目刚启动时,博华太平洋就聘请了很多有“背景”的美国人物。比如,博华太平洋聘请了曾为特朗普运营赌场的马克·布朗(Mark Brown),其顾问和董事会成员包括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前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以及密西西比州、纽约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前任州长等。

目前,崔丽杰是博华太平洋的最大股东,截至5月7日持有63.18%股权。纪晓波则被聘任为博华太平洋塞班岛项目总监。

崔丽杰

虽然崔丽杰很少公开个人信息,不过纪晓波的“女友”、台湾女星吴佩兹却经常为崔丽杰打广告,她不止一次在其个人社交平台上发布崔丽杰的信息,包括与娱乐明星以及前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合影。

2017年底,纪晓波、崔丽杰和吴佩兹均在塞班岛举行的首届塞班国际电影节上现身。这个电影节名义上由塞班电影协会主办,实际由博华太平洋参与联合主办。

纪晓波母子从2011年起就非常热衷于和影视圈打交道。2011年,徐静蕾亲自导演并出演了一部《亲密敌人》,这部描述金融圈并购的电影大部分时间在香港拍摄,据称纪晓波为电影拍摄提供了很多帮助,因此出现在片尾的特别鸣谢名单中。

这似乎说明,早在初露峥嵘的2011年,纪晓波就已经是一位香江地面的能量人物了。

-END-

发表我的评论 共有条评论
    名字: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