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财经新闻网

32个账户“炒股”,终获17.6亿元罚单!昔日新三板明星公司明利股份“陨落”:巨亏、停产、诉讼缠身、做市商“逃离”

编辑:      来源:     

2020-01-08 09:05:51 
  2020年1月7日,证监会官网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指出,新三板挂牌公司明利股份存在恶性操纵股价的行为。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案中,明利股份实际控制人专门组织操盘团队,通过自买自卖等异常交易手法,制造该公司股份交投活跃假象,借机减持股份,大额套现。
      图片来源:证监会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曾经的新三板明星公司,明利股份在2015年挂牌新三板时就迎来“高光时刻”——公司2015年股价一度涨420%,最高达20.86元/股;做市商总数高达33家;截至2018年6月30日,明利股份的股东户数一度高达706户。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然而,在2015年一番操作后,明利股份很快“湮灭”,自2016年走上“业绩持续亏损、股价跌跌不休”的窘境。截至2020年1月7日,已经沦为“ST明利”的这家前明星公司最新股价只有0.08元/股。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可以说,明利股份及其高管用“实力”演绎了什么叫“一顿操作猛如虎”:明星公司变“垃圾”!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有意思的是,有报道显示,明利股份实控人林军的“哥哥”林明正在“复制”其弟弟的这一套“炒股”手法。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资本邦了解到,林明所控股的新三板公司越洋科技(835248.OC)在2016年1月18日挂牌新三板,随后先融资3.45亿元,其中2.48亿是自家人出的,融资完成后,近2亿元都通过流回了林明手中。不仅如此,林明控制的广越集团已经在二级市场成功套现近1.6亿元。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2018年1月29日,越洋科技也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也曾一度沦为“ST越洋”。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32个证券账户“自卖自卖”操纵股价配合减持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在1月7日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证监会指出,林军、何忠华、陈志强控制使用32个证券账户“操纵股价”。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涉案账户组包括: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一是法人明利集团、广西天勋物流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勋物流)、广西防城港恒鑫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鑫化工)、广西桂东磷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桂东磷业)、钦州市申达通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申达通)、广西工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创信息)、南宁市强顺农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强顺农资)7个账户(上述账户以下简称法人证券账户);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二是自然人卢某坚、李某明(2015年7月31日前控制)、陈某喜(2015年6月19日前控制)等21个账户(上述账户以下简称自然人证券账户);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三是资管计划华茂资本华通1号证券投资基金、西域稳健新三板2号证券投资基金、中科沃土优选1号资产管理计划、国海明利股份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4个账户(上述账户以下简称资管计划证券账户)。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2015年4月24日至2016年12月24日期间,林军、何忠华、陈志强通过采用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交易、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证券账户之间交易的方式,影响了“明利股份”股票交易量,造成“明利股份”交易活跃的假象,成交量、成交额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以下简称新三板)中均排名全国第四,吸引大量投资者、做市商踊跃跟进购买“明利股份”股票,维持了股票价格,以实现减持股票获利的目的。账户组净减持股数7,329.05万股,剔除账户组买入股票金额及净减持股票成本,账户组共获利29,342.48万元。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证监会指出,林军以减持股票获利为目的,组织、指使何忠华、陈志强控制账户组,通过采用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交易,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证券账户之间交易的方式操纵“明利股份”,影响了股票股价和交易量,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所述的操纵证券市场的违法行为。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证监会认定: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林军作为明利股份的实际控制人,是上述违法行为的组织者、决策者和主要实施者;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何忠华、陈志强具体负责控制账户组的相关交易,是上述违法行为的主要执行者。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林军系主要责任人员,何忠华、陈志强系其他直接责任人员。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被砸下17.6亿元天价“罚单”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对于证监会的“指控”,明利股份相关责任人还“不服气”上诉。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不过,经复核,证监会认为: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第一,本案操纵行为的特殊性在于林军等人通过在一级市场认购定增股票进行建仓,故应将其定增行为与操纵行为予以整体考量。当事人辩称本案将成本认定为零与证监会事先告知认定不符。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经查,证监会根据案件实际情况,对明利集团实际出资部分(1.5亿元)已计算其定增股票成本,其他未实际出资部分认定无定增成本,并无不妥。同时,净减持股票获利法可简化买卖交易过程中的动态变化,反映股份数量变动的最终状态,进而完整反映客观盈亏情况,因此以净减持股票获利法计算违法所得更为合理。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第二,林军为获取资金优势和持股优势,直接决策拆借资金用于6个法人账户购买定增股票并为其他个人及资管账户提供资金、账户组通过一级市场认购股票进行建仓等事项,且直接指挥陈志强、何忠华及公司员工操作账户组交易“明利股份”股票,林军在操纵市场行为中起组织、策划作用,其客观行为充分体现林军具有操纵市场的主观故意。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同时,本案违法性质恶劣,当事人存在转移资金出境、操纵金额巨大、对新三板市场价格和成交量扰乱波动大等恶劣情形,因此当事人所称本案社会危害较轻与事实不符。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第三,何忠华、陈志强在操纵行为中起次要作用,证监会已充分考虑两人参与程度作出责任认定并处罚,量罚适当。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的规定,证监会决定:没收林军、何忠华、陈志强违法所得2.93亿元,并处以14.67亿元罚款,其中对林军处以14.64亿元罚款,对何忠华、陈志强分别处以150万元罚款。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7年8月,证监会曾通报某新三板公司存在恶性操纵行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专门组织操盘团队,通过自买自卖等异常交易手法,制造该公司股份交投活跃假象,借机减持股份,大额套现。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当时,就有市场消息称,这家被证监会发现的新三板公司很可能是明利股份。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罚单”不断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这不是明利股份第一次被罚。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2016年5月,明利股份发布关于收到广西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广西证监局指出,公司2015年3月27日向控股股东广西明利集团有限公司预付27230万元,拟收购其子公司防城港市恒昌基础工程有限公司。由于收购终止,6月23-26日公司收回全部预付收购款。该交易属于非日常性关联交易事项,未履行决策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违反了《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十三条和第二十条的规定。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根据《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广西证监局对公司予以警示。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2017年3月28日,明利股份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林军、监事陈志强、股东何忠华于2017年3月27日接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彼时,调查报告书指出,明利股份以上相关人士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林军、陈志强、何忠华进行立案调查。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2019年12月5日,证监会对明利股份及林军、唐映等15名责任人员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经查明,明利股份《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和《2015年第二次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存在虚假记载行为,同时明利股份《2015年半年度报告》和《2015年年度报告》中未披露关联交易,存在重大遗漏违规行为。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证监会指出,明利股份年报披露的实际控制人林军的持股比例存在虚假记载,且《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未披露股份代持情况,2015年年报披露的股份代持情况存在虚假记载。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鉴于此上述违规事实,证监会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一、对广西明利创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二、对林军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三、对唐映、何忠华分别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四、对陈志强、卢敏坚、李超雄分别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的罚款;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五、对姜红、蒙芳铭、邓红梅分别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7万元罚款;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六、对徐赞枢、张翠芳、郑佰超、冯京、黄志刚分别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5万元的罚款。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对此,明利股份称,中国证监会对明利股份及相关人员进行罚款和处分;实际控制人林军和时任董事长、总经理唐映市场禁入,都将对明利股份后续的持续经营构成重大不利影响。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昔日明星公司“陨落”:巨亏、停产、诉讼缠身、做市商“逃离”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明利股份早前曾被市场认为是新三板明星公司,估值曾经高达18亿,由于公司2016年年报被会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2017年7月3日明利股份被实施风险警示,证券简称变更为“ST明利。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资本邦了解到,公司于2015年2月16日挂牌新三板。挂牌当年(2015年)随着新三板市场的“火爆”,明利股份很快迎来“高光时刻”,公司股价在2015年一度涨420%,股价最高达20.86元/股。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2015年3月23日,明利股份发起了挂牌后的第一轮融资,以4元/股的价格发行7500万股,融资金额3亿元,在4月份最终完成了融资;2015年5月25日,明利股份又以5元/股的价格发起定增,发行股数2.4亿股,融资金额12亿元,6月份完成。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这两次融资,明利股份的控股股东明利集团贡献了5亿元,明利股份的两位好朋友贡献了5.04亿元。其它10位外部投资者贡献了将近5亿元。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2015年6月19日,明利股份更换股票转让方式为做市。国泰君安、天风证券等11家做市商争相“抢入”。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资本邦不完全统计发现,高峰期,明利股份的做市商总数高达33家,是拥有做市商家数最多的新三板企业之一,仅次于联讯证券的46家和华强方特的38家。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截至2018年6月30日,明利股份的股东户数一度高达706户,不过截至2019年6月30日,股东户数下降至554户。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2015年9月30日,明利股份发布了停牌的公告,开始着手收购明利化工。根据评估报告,明利化工总资产为18.30亿元,其中净资产8.15亿元,负债10.15亿元。明利股份收购明利化工的价格则是9.74亿元,全部为现金。完成收购后,明利股份2015年的业绩也是突飞猛进,实现营收23.02亿元,净利润2.01亿元。似乎,明利股份的发展正在朝着超越18亿市值的方向奔跑。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然而,明利化工是一个雷。这颗雷在2016年上半年开始露出端倪。据资本邦了解,明利股份在2015年上半年只有1593万元的债务;但截止2016年6月30日,明利股份负债总额为11.94亿元。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2016年,明利股份股价就开始走下坡路,2016全年股价跌去了76.15%。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需要指出的是,自2016年6月15日,明利股份便宣布,由于正在筹划重大事项,公司股票开始持续停牌。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2016年12月15日,明利股份复牌,复牌当天,公司股价暴跌47.50%。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2018年4月17日,华林证券发布关于明利股份长期停牌的风险提示公告称,因明利股份实际控制人林军筹划将持有的广西拓远投资有限公司(系广西明利集团有限公司控股股东)的控股权进行转让的事项,拟受让方为云南众成爨玉实业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实际控制人为云南省国资委),此事项能否完成涉及实际控制人变更,将对明利股份的发展构成重大影响,同时此事项具有重大不确定性,因此申请股票暂停转让。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华林证券公告进一步指出,由于林军与云南众成爨玉实业有限公司签署的协议约定的有效期至2018年6月19日,相关股权转让能否在此期限内完成及目前的具体进展情况具有重大不确定性,同时,股票能否在本次暂停转让申请截止日(2018年6月27日)前恢复转让具有重大不确定性。“由于此次股权转让涉及的时间较长,实质进展情况目前不能判断,全国股转公司有权根据规定对公司股票实施强制复牌。”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2018年4月23日,华林证券再次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明利股份自2016年12月26日停牌至今,停牌时间已超1年,“鉴于重大事项涉及的内容已经披露,根据业务规则4.4.1和4.4.2条的规定,现进行复牌。”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复牌以后,明利股份情况并没有转好。资本邦注意到,明利股份复牌以后,股价在2018年下跌87.10%。截至2020年1月7日,明利股份股价只有0.08元/股,1月7日公司股价下跌20%,市值不足1亿元,仅有5840万元。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股价走低的背后,是明利股份业绩跌跌不休、亏损连连之势。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明利股份营收分别为23.01亿元、8.04亿元、1.08亿元、1亿元;同期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2.01亿元、711.34万元、-1.17亿元、-2.73亿元。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2019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公司2019年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13%至3640.52万元,亏损同比扩大32.74%,半年亏损额1.29亿元。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对此,明利股份解释:“主要原因是上半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国内外市场行情剧烈波动,导致产能不足、单位成本上升,产品毛利同比大幅下降”。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在明利股份情况愈加恶化之前,财通证券、西部证券等做市商已经纷纷“逃离”。2017年,至少20家做市商“抛弃”明利股份。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最新做市商仅有九州证券、西南证券两家做市商。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回看明利股份情况愈加恶化的背后,其“亲妈”明利集团或许是“首恶”。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资本邦了解到,2016年11月,明利股份控股股东明利集团因民间借贷纠纷持有1200万股首次遭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1.64%,冻结期限为2016年11月22日起至2019年11月21日止。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此后,明利集团又因合同纠纷股权新增冻结事项。2017年6月,明利集团38.88%的股权遭司法冻结,其中2666.8万股司法冻结期限为2017年2月22日起至2020年2月21日止,2.57亿亿股司法冻结期限为2017年3月9日起至2020年3月8日止。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据明利股份2019年半年报披露,公司为控股股东明利集团金融借款提供担保,因借款主体未履行还款义务,导致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资本邦还注意到,明利股份本身涉及多起诉讼。2019年半年报披露,公司因金融借款纠纷、合同纠纷等原因作为被告一方涉及多起诉讼,涉及金额3.05亿元。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此后,明利股份的状况更加恶化。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2019年10月,因涉及金融借款纠纷、至今未履行生效文书确定的义务,明利股份及子公司部分资产被法院强制执行,不过以流拍结束。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2019年12月23日,华林证券对公司遭行政处罚、市场禁入等相关经营事项进行风险提示。华林证券指出,公司存在上述违法事实说明公司实际控制人、经营管理层合规意识淡薄,公司内控存在重大缺陷。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华林证券彼时还指出,由于明利股份及子公司相关资产涉及诉讼,被司法拍卖,由于部分资产已被竞买者成功竞拍,但实际付款情况未知;公司目前孙公司利达磷化工的工厂已停产,明利化工工厂处于非连续生产状态,同时资金监管方的资金拨付情况无进展,生产经营情况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并无好转。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图片来源:图虫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稿件,转载需注明出处和作者,否则视为侵权。heq财经新闻网
heq财经新闻网
  风险提示 :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发表我的评论 共有条评论
    名字:
全部评论